首页 > 国际 > 俄罗斯回归“大欧洲”道阻且长

俄罗斯回归“大欧洲”道阻且长

2019-12-03 19:47:11 来源:鲁南商报

俄罗斯的建国道路在世界历史和政治学的发展中是独一无二的。回顾其建设路径,有助于了解当代俄罗斯的发展趋势,为中俄关系的未来发展提供参考。北京大学区域和国家研究所最近举办了一次文科讲习班。国内外俄罗斯历史和政治学专家就“俄罗斯‘国家建设’道路的选择”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从“大欧洲”概念到“大欧亚”概念

历史上,意识形态摇摆一直是俄罗斯国家建设中最根本的问题之一。俄罗斯就像一个巨大的钟摆,不断在东西方文化之间徘徊。

“俄罗斯在发展大欧亚外交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因此,无论是客观上还是主观上,俄罗斯重返大欧洲都是一个障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和中亚研究所研究员赵容晖在讲话中表示,尽管俄罗斯不会放弃对“大欧洲”的追求,但它将结合国际形势的变化,追求自己在外交上的实际利益。

赵容晖说,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大欧洲”概念源于法国总统戴高乐。后来,戈尔巴乔夫在此基础上扩展并提议建立一个“共同的欧洲家园”。苏联解体后,欧洲中心主义在与斯拉夫主义和欧亚主义争夺俄罗斯走向的辩论中获得优势,在叶利钦时代达到顶峰。然而,俄罗斯和欧盟所设想的“大欧洲”的图景是不同的。俄罗斯希望加入西方世界,与西方处于平等地位,而欧盟希望俄罗斯作为一个顺从的国家而不是雄心勃勃的国家进入“大欧洲”。这注定了“大欧洲”概念在地缘政治层面存在尖锐矛盾。

克里米亚事件后,西方实施了经济制裁,并继续对俄罗斯施加政治压力。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全面恶化。俄罗斯多年来不得不放弃追求“大欧洲”的理念,取而代之的是“大欧亚”的理念。赵容晖说,仍然有相当多的西方人相信俄罗斯迟早会回到“大欧洲”。甚至“大欧亚”概念本身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被视为“大欧洲”概念的扩展版本。在俄罗斯与西方的诸多问题中,乌克兰问题是西方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原因,也是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关键症结之一。今后,乌克兰东部的冲突可能会取得进展,但很难完全解决。

“普京主义”对俄罗斯影响深远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庞大鹏谈到了俄罗斯当代的制度转型。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体制转型和发展过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叶利钦时期是一个大破坏、大建立、大动荡的时期;普京的头八年是调整、复苏和稳定的时期。“梅浦联合”时期是应对经济危机、启动全面现代化进程的时期。普京的新时代是一个应对俄罗斯和外部世界变化、努力实现大国崛起的时期。在第二和第三阶段,系统整合和概念整合相互交织,并行运行。

庞大鹏认为,俄罗斯的体制转型面临三大挑战:国家安全利益与社会发展利益的关系;经济现代化与权力结构自治的关系;政治现代化与政治控制的关系。他认为,俄罗斯的国际观及其溢出效应反映了体制转型与外部世界之间的联系。如何解决国际格局中的均势与俄罗斯对自身认识的不匹配,是俄罗斯体制转型过程中的一个长期问题。俄罗斯政治是世界政治,世界政治的新特点将影响俄罗斯民族认同的变化。

庞大鹏表示,普京目前的执政理念和措施统称为“普京主义”。“普京主义”提出的概念和制度特征引发了西方和俄罗斯关于国家治理和发展道路问题的争论。“普京主义”与俄罗斯的民族特征和国家治理的历史传统一脉相承。其内涵可以概括为政治控制、经济政治和外交趋同。“普京主义”对世界形势和俄罗斯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在转型过程中强化国家认同

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俄罗斯有193个民族。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张建华教授谈到了俄罗斯在转型过程中为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所做的努力。他说,俄罗斯政府承认民族身份,任何国家都有权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与此同时,俄罗斯政府也在大力加强民族认同,即俄罗斯联邦公民是每个公民的首要地位,所有公民都必须首先遵守民族价值观。

从19世纪到20世纪初,俄罗斯帝国走上了外国殖民扩张的道路。牛津大学历史学副教授亚历山大·莫里森(Alexander morrison)认为,俄罗斯对中亚的统治一直很脆弱,该地区从未真正融入俄罗斯帝国。俄罗斯统治者对当地的社会和经济结构缺乏了解,对俄罗斯文化盲目自信。沙皇俄国的统治者一厢情愿地认为,俄罗斯的中亚最终将放弃伊斯兰教,成为俄罗斯文化中的一员。沙皇俄国的统治者甚至坚信他们民族政策的失败是由当地民族主义的狂热造成的。沙皇统治末期,统治者开始在中亚大规模安置来自欧洲的俄罗斯农民,试图加强俄罗斯在该地区的统治。最后,1916年中亚爆发了大规模起义,这是当地官员最担心的结果。

日本北海道大学斯拉夫研究中心教授Yoyama分析了俄罗斯对非俄罗斯人的态度。他说,目前对于俄罗斯对非俄罗斯地区的统治,大致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是帝国是“民族国家的监狱”;其次,俄罗斯对种族和民族的态度比其他欧洲帝国更加宽容。然而,“宽容帝国”理论和“国家监狱”理论都存在一个问题,即两者都倾向于将俄罗斯对非俄罗斯人的政策视为整个帝国时期所有民族的一致和普遍的政策。但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俄罗斯的民族政策发生了很大变化,对不同民族的政策也有明显的差异。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杏彩 广西11选5


上一篇:西班牙食品“零浪费”能减税
下一篇:70对脱贫农民的集体婚礼
五二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fnamerique.com 五二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